第三章:没有廉耻

首页

安慕雅猝不及防地被推倒在沙发上,撞击的疼痛让她双眼迷离,凌承弼近在咫尺地凑在她跟前。

这几乎是他们结婚之后最近的距离,凌承弼轮廓分明的脸近看更加惊人,安慕雅缓缓伸手去触碰,还没靠近就被凌承弼反钳住:“拿开!”

他一把将她的手甩开,另一只手钳着她的肩膀靠近。

很久之后,狠狠将安慕雅推开,然后站起身,居高临下地鄙夷嘲讽:“真是浪,难怪别人说你水性杨花。”

安慕雅瘫软在沙发上,心口疼得浑身冰冷,瑟瑟发抖。

凌承弼头也不回地走进浴室,安慕雅蜷缩了很久,终于恢复理智地将酒红色冰丝裙胡乱套在身上。

刚套上鼻子便啪嗒落下血滴,她手忙脚乱地赶紧撩起冰丝裙拼命擦拭,然后慌慌张张想要逃回自己的房间,可是,没走几步凌承弼就从浴室里出来,冰冷地命令:“站住。”

安慕雅脚步顿住,凌承弼迅速翻箱找出一盒药倒出两颗,走到安慕雅面前。

安慕雅仍然用裙子堵着鼻子,凌承弼命令:“手拿来,把这个药吃下去,我可不想你这种人怀上我的孩子。”

孩子,她渴望至极的孩子。

看着凌承弼手中的药,她慌乱而不甘:“凭什么江香语能够怀上你的孩子,我却不能?”她一边说血已经流进嘴巴里,腥甜的味道直冲喉咙,她可以肯定流出的血很多,没准马上就要透过裙子滴下来,她很慌。

凌承弼的声音冰冷带着嘲讽:“香语比你好一万倍,你没有资格和她比较。”

安慕雅听到这,剧烈地咳嗽了一下,凌承弼趁机拽开她的手要将药丸塞进去。

这个女人的卑鄙手段多的很,他绝不能掉以轻心。

手拽开,安慕雅的嘴巴鼻子,下半边脸,全是血。

凌承弼一时愣住。

安慕雅将药丸夺过来塞进嘴里,满不在乎一般地开口:“你刚才的活很好,太刺激,我都流鼻血了,怎么样?”

凌承弼气得咬牙切齿:“安慕雅,你还有没有廉耻!”

安慕雅鼻子里的血再次流出来,她慌乱地想要逃离这里,开口留下一句:“这句话你应该去问江香语。”

说完她赶紧回房,将房门关上。

关门的一瞬间,血果然啪嗒地掉在地上,凌承弼的声音在外面响起:“好,安慕雅,你有种,我们走着瞧,这些年你一再欺负香语,现在我让你一点点还回来。”

门里面,安慕雅一边泪流满面地擦着血,一边近乎微不可闻地自嘲:“呵呵,我欺负她,她那么阴险卑鄙,这些年一直是她在陷害我,可是你根本不会知道。”

凌承弼走了。安慕雅让佣人将血污打扫干净,然后疲倦至极地在家昏睡了一天。

她觉得自己的身体好像一下子垮了,无论怎么提起精神想去上班都没力气,头也痛得浑天暗地。

下午五点,一天未进食的她仍昏睡不止但被同事的电话吵醒,手机上数不清的未接电话。

电话里传来同事慌乱的声音:“慕雅,终于接电话了。你和凌总怎么了?今天凌氏一直在打击我们的工作室,他们那么大的公司,想毁了我们简直像捏死蚂蚁一样,我们该怎么办?”

上一章   下一章

仅需1199米粒

即可解锁所有章节,畅读全本

连续阅读1天,赠送30米粒

连续签到3天每日可获得50米粒哦~

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,方便下次阅读

1.长按下方二维码3秒即可快速关注

2.点击公众号菜单栏【继续阅读】里面有您正在看的这本书

公众号内众多精品小说任您选